mi amor

No art, no life.

【鲤鱼】小团圆

终于flag没倒,大年三十儿把文儿扔上来啦~
年味儿的鲤鱼糖,赶上大家的年夜饭✌
这里初次写文萌新一只,给各位鲤鱼粉拜年啦🎊

偏院儿视角/就是想让他俩好好吃顿饺子_(:зゝ∠)_
甜蜜属于鲤鱼,OOC属于我【划掉
建议配合BGM春节序曲食用【雾

=======☤囍迎新春☤=======

        明亮的客厅里,电视机传出热闹的胡琴伴着锣鼓点儿,厨房里水汽氤氲,响着“笃笃”的刀切砧板声。
        老余坐在客厅茶几边的小板凳上,左手扶着面盆,右手揉面,力道均匀而柔韧。屋里暖气挺足,他穿着那件有些磨旧了的羊毛衫,纵然平日整洁,这会儿也撒了些面粉星儿,挽着袖口,鼻尖上有星点细密的小汗珠。鼻梁上的黑框老花镜有点往下滑,他抬起沾满面粉的手,用手背稍微顶一顶,又坐直些,没想腰间袭来一阵酸胀,不禁皱了下眉。电视里照例是戏曲频道,大概是哪个青年京剧电视大奖赛吧,一对儿年轻演员在台上《坐宫》。他头也不抬,响起的那西皮流水,对他而言早已是烂若披掌的熟稔。“听他言...浑身是汗...”却没想随口哼出来的竟是铁镜公主的唱段,当他突然反应过来时,自己的脸都有些微微发烧。
        明知道无人听见,却莫名有些难为情,他忍不住向上牵了牵嘴角,像是解嘲,又像是想到了什么。
        他听过世上最动听的铁镜公主的唱,从此大概再没有其他能入耳。

        老余抬起头,极自然地看向厨房的方向。哗啦啦的水声伴着白汽升腾,锅碗瓢盆叮叮当当,莫名让人觉得格外安心。他不禁有些出神,仿佛又回到了在沈阳的童年,临近年关一家人围着灶台,管他屋外天寒地冻风雪猛烈,这一方小天地就是最温暖的全世界。
        “盛素啊,素素?素——”
        不知道是因为电视机声音太大太吵还是厨房里那人故意娇矜不应声,老余眼瞅着那一片白汽弥散中的身影毫无反应,只好兀自起身,端着面盆走过去。
        厨房桌柜边,扎着围裙的素素正一边看着搁在微波炉顶上的手机,一边念念叨叨地调着馅儿:“香油...多少呢...哎你怎么跑过来了,面和好了嘛?”老余抱着面盆站在她身后,伸着脖子有点想笑,素素一扭脸差点碰掉他的老花镜。“不说了让你买现成的馅儿嘛,瞧你费那劲。”老余赶紧转过她这边来,看着狼藉的砧板和盆里切得太粗的芹菜,有点无奈地摇了摇头。素素撅了撅嘴,“你爱吃的素三鲜哪有那么好找着,再说了现在这网上什么都有,拌个馅儿也没什么难的,一查就会了,我要试试嘛。”她搁了筷子,顺手取过抹布擦了擦手,“哎呀,就是没戴眼镜儿,瞅着手机有点累——把你的给我用用呗?”说着便伸手去摘身边那人的老花镜,老余一愣躲闪不及,刚才没消尽的脸上的温热又腾了上来。“哎——哎呀,咱俩度数不一样,把眼睛戴坏了...”老余本想抬手去夺,却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满手的面粉,又哪里有素素手快,看她已经稳当当架上了自己的眼镜一脸小得意,只有憋着笑拿她毫无办法。又不甘自己满是白面的手仍停在半空傻里傻气,便顺着往前向素素鼻尖一点。“嗳——”素素飞快地一扭头躲他,指尖恰好擦在颊上,半痕雪白更衬出藏不住的微红。“得啦,余院长还欺负起人来啦,再欺负人可不给你调这馅儿了。”老余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回身搁下面盆作势要走,“要眼镜儿就说啊,我洗了手给你拿去。”可却被素素一把抓住了手腕,“哎,哪敢劳动您哪,我也没说非要,你赶紧把面和了吧。”这下老余是真没了法子,只得“好好好”地答应着接着揉面:“不是说看不清嘛,我还不是怕度数不对你戴着不合适...”一边自言自语似的,一边侧过头偷眼瞧她,看自己的眼镜低低地搭在她的小鼻头上,抬起手腕像是想要擦擦脸,却又舍不得似的放下了,留下颊上一抹雪白遮着若有若无的绯红,忍不住的笑意泛上嘴角。

        “可不,眼睛看不清,记事儿也糊涂——今儿二十几了?”拌着馅儿的素素嘟嘟囔囔着。“二十八了吧。”老余把已经揉得温热的面团捧出来,一股专属于面粉的香味儿扑面,唤起了他所有关于过年的记忆。可是这些记忆中,和冬日热气腾腾的厨房、暖融融的面团以及温热扑鼻的香气有关的那些,都显得那么模糊而遥远,以至于此时此刻当自己被这份温馨环绕时,竟觉得恍如隔世。
        “怎么了?愣什么神儿呀。”直到素素轻轻拽他的袖子,老余才发觉自己刚才的出神,些微的慌乱中差点把手上的面团掉回盆里。“没什么,我只是想,”老余低下头喃喃道,慢慢揪着面团准备下剂子,“素,你说咱们多久没这么好好过个年了。”他也不知怎么,这句心里的话儿就从唇边溜了出来,没敢抬眼,但能察觉身边的人儿蓦地放慢了手上的活儿。“这么些年,每年春节咱不都是春晚啊,别的晚会啊,然后就是出去,香港呀加拿大呀美国..”“还有英国德国,欧洲那边...”素素接着话,也没抬头,却一瞬间仿佛被巨大的记忆洪流包裹淹,呛得她喉头一哽。
        “是啊,咱多久没这么好好吃顿饺子了。”老余话叙得轻,她接得也轻,可她明白,这看似絮叨的感慨中,含着太多辛酸沥尽岁月磨洗,轻描淡写似的就说尽了十几年的苦辛。她陪他闪耀过不知多少舞台璀璨的灯光,也身披过不知多少异国他乡的霜雪,而每近年关,所思盼的不过是能像寻常人家阖家团圆,在温暖明亮的厨房里包着饺子——却是如此的奢侈而近乎缥缈。
        “所以这不正给你做着呢嘛,”她看他恍惚的样子心里也五味杂陈,故意用胳膊肘捅一捅他,“喏,上那头给我把胡椒面儿拿来。”老余应声往厨房那头要去,又无奈回过头:“嗨,我这满手面粉呢没法儿拿呀,那你等我洗洗手。”“哎呀算了,我自己拿,要不是你堵着我的路——”老余只好向后一步,快靠上后边的瓷砖墙了,举起两只白花花的手,怕把面粉蹭在了素素身上。素素从他身前挤过去时,看他这滑稽的样子假装嫌弃地“噗嗤”一笑,他就势往前一俯,素素的发丝绕过他的鼻尖,不是熟悉的舞台妆的粉墨味,而是家常厨灶的烟火气,对他来说是极少极少的了,却那样真切而叫人心安。“哎呦,本来厨房就小,你在客厅和面好好的,非进来跟我挤着干嘛呀?”“我...不干嘛,”手上的一半面团搓成了一圈,老余却舍不得把它从中间揪断,团了一圈又一圈,"厨房…里边儿暖和。"其实客厅哪里冷呢,大概是有她在的地方,就格外的暖意动人。
        电视的声音又喧嚷起来,青年京剧赛的热闹还在继续,似乎来到颁奖环节,听见了杨院的声音。"诶,这不杨赫吗?哎哟嘿我看看去——"素素笑得"咯咯"的,"哎,待会儿直接把面板端出来昂,擀面杖在柜子上记得拿!"她扭头冲老余眨了眨眼,端着调馅儿盆就跑进了客厅。老余望着她的身影,忘了手上的面剂子,眼角漾开深深浅浅的涟漪。
        他见过世上最美好的人儿,从此大概再没有其他能入心。

        锅里的水咕嘟咕嘟地翻腾起来,雪白的蒸汽四溢升腾,模糊了他的视线——那种仿佛来自童年记忆的感觉又漫上心尖,裹着年味儿和热腾腾的饺子香,此时此刻,那样温热而甜美,笃定而真实。大抵,是眼前身边的这人儿呀,让那感觉穿过岁月风尘,又温柔地落在自己心上,那种感觉,也许名唤"家",也许叫"团圆"。

======红包拿来(´⌣`ʃƪ)=======
也㊗鲤鱼二位老师新年万事如意~多发糖糖🍭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33)
©mi am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