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 amor

Feels like this could be forever tonight

【安致/列圆】我一直在你身边(短文)+糖果番外

第一次码同人就为他俩实在萌得不行了(无可奈何脸)


居然短短二三十分钟之内的事情被我拖了6000字...


最后一句 安致99(觉得安致比列圆好听才不是因为列宝小受嗯就是这样)


第一次发文求小红心求亲故赏眼 谢谢




舞台上耀眼的灯光里,列闭着眼睛,深情地唱完了最后一个字,微颤的尾音扣人心弦。


舞台侧门,昏暗的台下,在巨大的音响和忙碌的摄像机摇臂之间,安抱着台上那个耀眼王子的外套,陶醉又紧张地听完了最后一个音符。


音乐声落,他第一个喊出声来,激动地挥动双拳。观众席上掌声雷动,大家全都站起来喝彩、妹子们疯狂地尖叫着“欧巴撒浪嘿”。在叫好的浪潮里,列从刚才全情投入的撕心裂肺中缓过来,腼腆地笑了,90度鞠躬,说着标准多了的“谢谢”走下台来。


安赶忙走到他身边。列还在冲着观众双手合十致谢,满脸甜蜜,又比出了标志性的“手指爱心”,引发全场又一次尖叫。安笑了,每次他下台来都是这样,对粉丝那么萌,只是… …


 


走出1200平米演播大厅,列脸上的笑容松懈了下来。


安把手中的外套递了过来。列轻轻摇了摇头。


这是怎么了?安心里掠过一丝不安,还是试图让他放松下来。


安又递过水来,早就拧开了。


列看了一眼,接了过来。温热的。


 


“哥刚才真的很棒啊。”


“… …”


“从台下看效果好极了,旁边的妹子都在拼命叫好。”


“谢谢。”


安的心一凉。


从演播厅到“歌手之家”休息室的路可真长。


两个男人的皮鞋声在瓷砖地上噔噔地响。


安不知道身边的这个他是怎么了。可只有他能一眼看到,列的手还在颤抖,尽管在极度控制下显得很细微。安的心里像堵了什么似的,怎么今天他连自己最日常的关心都看不到呢。


安心里微微泛酸。


 


到了歌手之家门口了。安正要上前推门。


“玉、玉安…”


安停住了。


“麻烦安把外套给我好嘛?”那一脸拘谨,像不好意思似的。


“怎么,冷了?刚给你怎么不要呢?”安的语气无可奈何的关切里透出一丁点嗔怨,把外套塞到列手上。转身又要推门。


 


“安…抱我一下好嘛?”


 


“诶?”安的手悬在了半空。


回过身,眼前的列像一只受伤的小鹿一样等着人来疼,笔挺的西装虽然帅气但却单薄,遮不住他的手牵连着肩膀都在微微颤抖,带着妆的脸格外精致,眼神疲惫中亮着希望,怯怯的。


 


安第一次拥抱了列。


 


安很小心地用胳膊环住列的肩膀,像是害怕把精致如瓷娃娃般的他弄碎了一样。列均匀的呼吸响起在耳畔,跟他想象中的一样,疲惫,却听着令人安心。


“刚才实在是太紧张了,”列闭上了眼,“看起来还好对吧?其实不知道怎么的,紧张得不得了呢… …”


“骗人。”安不由得把他抱得紧了一些。安心里明白,对于站在舞台上无数次的列,紧张绝不是他像刚刚那样失魂落魄的理由。“刚刚到底是怎么了,你知道我多担心吗?”


“喔,被发现了诶…”即使看不见,安也能想象此时伏在他肩头的那张脸上露出了怎样一个像孩子做错了事偏要撒娇耍赖时一样的笑。


“其实… …就在唱完歌的那一刻,”列的眼依然闭着,“我站在台上,看着台下给我鼓掌的观众,所有人,都在喝彩,我知道这时候我该跟大家说谢谢、鞠躬、对粉丝大人们比一个爱心… …但是我突然发现,他们离我,都好远啊。”


“是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感到莫名的恐惧和悲伤…你一定会觉得我傻吧?”列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牵出一个凄恻的笑容。“可是,是真的,虽然我知道有那么多人喜欢我,我的粉丝们、观众们,其他的歌手和乐队老师都很关照我,公司的人也很照顾我… …但我突然发现,我的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是啊,我,身边… … 可是,还是要在观众面前表现得好一点对吗?我不能把这些愚蠢的悲伤让我的粉丝大人们看到啊,还是要让他们看到一个很帅很阳光的黄致列呢。所以,下了场,心里有点难受… …”


安怔住了。此刻他拥着的这个男人,更准确的说,这个大男孩,他身体里全部的苦涩已经超过了负荷,正一点点渗透进安的心里。


“哥哥的难过我真的懂啊,”安小心地安慰着他,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列柔软的头发,“我在首尔这些年,也是这样一个人过来的… …哥哥你吃的这些苦,大家都理解的,看,现在不是很棒了吗?我、我们大家,都一直在你身边啊。”


“谢谢。”列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离开了安的臂弯,脸上挂着笑容,甜得一如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哥哥这样自己憋着就不对了,心里这么难受,为什么都不愿意跟我、我们说呢?”安看着刚才还偎在自己怀里的受伤的小鹿此刻又活蹦乱跳了,埋怨立即取代了心疼。“明明心里不舒服却还要装成好好的,你每次下台来都是这样,对粉丝那么萌,只是… …”


安意识到自己有多后悔刚才几次都不敢把“我们”说成“我”了,他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


“只是,从来不肯对我这样子一下诶。”


列愣了一秒,旋即差点笑出声来,“原来安也有比我还傻的时候呢!”列的睫毛一颤一颤的,眉眼甜得能盈出蜜糖来。他立即标志性地从怀里“掏”出一颗“爱心”,“咯咯”地笑着送到安的眼前。


安也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冒失了,“哎呦这一套就别对我来了。”他笑着拨开列的手。手很凉。


“不闹了,快把衣服穿上,凉了怎么办?”安一皱眉头,伸手拿过已经窝成一团的外套,抖开,正准备给他披上,突然意识到门口不远处还有长枪短炮的工作人员,只好干咳了一下,“咳,那什么,赶紧穿上吧,刚才给你都不要。”


“刚下台的时候不怎么冷嘛。”列一边穿衣服一边暗暗地笑,心想,你怎么会知道呢,上次也是下台,我穿上你递过来的外套,竟然有一股你的味道,但是好淡,我穿了一会儿就没有了… …其实,只是想让你多抱着一会儿而已,让我把衣服穿上身的时候,能好好地闻一闻,就很开心了呢。


 


安看着眼前孩子一般的列慢吞吞地穿好衣服,笑着叹了一口气,心里不知怎么油然一股怜惜之情。这个从来不外露悲伤的小王子,竟然对自己吐露了最隐藏的感受,这…算不算是把自己看成了可以信任陪伴的人呢?可是为他,自己能做的…太少太少… …


“呐,那我们进去吧?”列偏过头,眨了眨眼,“你在想事情么?”


 “哦,”安没有意识到自己早已出神,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没什么…快进去吧。”


就在门被推开的前一瞬间,身前的列突然回过头来,眉眼弯弯,笑容浅浅,羞怯、失落和娇嗔的神情交织着。那双眼睛里的光,安一辈子也不能忘怀。


“刚才…安为什么不愿意把‘你们’说成‘你’呢?”


“诶?… …”


 


门开了。摄像机镜头下,列依旧是一脸可爱的微笑,一进门就谦虚地鞠躬。温馨的“歌手之家”里,Coco姐、传哥、啦啦等人都鼓掌起身迎接,夸张地比着“很棒”和“爱心”的手势。安远远地站在沙发后面,看着列双手合十不停地说着“谢谢”、热情地和每个人拥抱、握手,心里突然像放下了什么,松了一口气似的。


真是个傻孩子啊,安心里想着,嘴角不自觉地勾出一个淡淡的弧度。


你怎么会知道呢,你的外套我一直抱在手上,仿佛你正穿着它一样,最轻微的触碰都让人觉得满足;那瓶给你准备的水,我一直揣在夹克里面,贴着心脏的地方,想把它暖一暖,怕凉水对你嗓子不好,想着你拿到暖和的瓶子时开心的样子,心就跳得更快了呢。


你更不会知道,就在我抱住你的那一刹那,你温热的气息贴着我的耳侧靠到我肩头,我心里最柔软的那个角落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拨动了一下。就在那时,我已经决定——


我要一直陪在你身边。


 


 


番外篇(发糖慰劳自己)


“歌手之家”休息大厅里,已经下场的歌手们围坐在直播的电视机前,看着场上仍在继续的竞演。列坐在沙发靠门的这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完全沉浸在了扣人心弦的歌声里。身边的安也闭上了眼,享受着此刻的一切。


“咳,咳咳——”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打破了大厅里的温馨,安猛地睁开了眼,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了身边因为压抑不住咳嗽而身体抽搐的列。“哥哥!”安用力地搂住列的肩膀,一面从前面凑过去,一脸揪心的焦急。列痛苦地闭着眼,用手捂住嘴巴努力地想忍住咳,身子剧烈地颤抖着,撕心裂肺的咳嗽却一声声打在安的心坎上。


所有人都关切地看了过来。“怎么,还在咳嗽耶?”啦啦皱着眉头关心道,“咳得好厉害哦。”Coco姐走过来问,“还好吗?我那里有感冒药。”大家七嘴八舌地围了过来,列努力地压制着咳嗽,腾出一只手冲大家摆了摆,示意自己没事。只有安知道,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咳成这样了。


咳嗽渐渐平息下来,精疲力竭的列上身失去重心,顺着安的胳膊倒在了安的胸口。


安连忙一只手从他身后紧紧地搂住,另一只手从前边扶住了他的身子。


 


这是安第一次这样靠近地看着列。


 


他微微颤动的睫毛上挂着点点剔透的泪珠,有几颗洒在因为喘不过气而微红的脸颊上;好看的眉头颦蹙着,让人只有心疼。他有些发干的嘴唇翕动着,一口一口喘着气,温热的胸口一起一伏,每一记心跳都清晰地传递到安的胸口。是一样的频率。


安的脸有些热。他想,上天也许再也不会给他这样一个机会,让他如此靠近他。


 


此刻的他,不是谁的洋娃娃、谁的小王子,是他的他。他张玉安的黄致列。他第一次这样清晰而明确地想要用自己的全部来保护他,也是他第一次体会到,守护着一个宝贝直到不敢去触碰的感觉。


“怎样?好点了嘛?”看到致列睁开了眼,关心的啦啦凑了过来。


安下意识地把列搂的更紧了,解释道,“他之前感冒一直没好,几次都咳成这个样子。”


列有些不好意思,轻轻地挣开安的胳膊,坐了起来。“没事没事…”他牵出一个“一切都好”的微笑,双手合十感谢关心,声音却嘶着,比刚才沙哑得多,听着叫人心酸。


 


安突然站起身来,转身像是要走的动作。


“你去哪?”


他拉住了他的手。


 


安觉得时间在那一瞬间凝固了。整个世界都按下了暂停键,只剩下他和列两个人。


手心里潮湿温热,像一股电流传遍安的全身。


他回过头,迎上了列的目光。那双清澈空灵的眼眸因刚才的咳嗽而有些泛红、微微含泪,就像是漂浮着桃花的春涧水,直流到人心里。那眼神仿佛是正在舐伤的小鹿突然被把它救回家的猎人推出门外,失去依赖那一瞬间的不解、惊慌和无助交缠在一起,叫人怎么忍心有一点点的伤害。那眼底分明只有两个字:别走。


安心里所有以往的不甘、酸涩、失望、埋怨,被这双眼睛一层层融化直到灰飞烟灭。


 


“我去楼上咱们房间给你拿药啊,又咳成这样,还不喝药,咳死了怎么办?”


安嗔怪着,心疼的神情却早已爬上了眼角。


“等一等嘛。”


安看着眼前这个怎么都长不大的惹人怜爱的傻孩子,一脸无可奈何又想笑的“真拿你没办法”的神情。


 


安突然弯下腰,慢慢地俯下身去,凑到了列的耳边。列的脸腾地涨红了,睫毛飞快地眨着,羞怯地垂下了眼帘。一阵温热的气息顺着列的耳膜,有些发痒的温暖从发丝流淌到指尖,弄得他浑身一颤,不禁抓紧了安的手,暖流又从指尖传导到安的手心。


几个炽热的字眼滑进了列的耳朵。他闭上眼,不让感动的泪水流出来。


“——傻瓜,我一直在你身边。”



上一篇
评论(5)
热度(18)
  1. 柚子mi amor 转载了此文字
    一颗大糖( •̀∀•́ )
©mi am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