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 amor

Feels like this could be forever tonight

【安致/列圆】看天的男孩(短文)

那天晚自习写着数学作业 突然想到前几天室友告诉我的一句又苏又悲伤的话 看到结尾就知道了)

然后开始疯狂脑补我家安致 然后辛酸地花好几天溜进电子阅览室码出来QAQ(准高三住校狗心在滴血)

感觉有点OOC = =手一抖就把我列写成了傻白甜&圆哥的character也许不太准...

不管了就是想要他们安静地在大学校园秀恩爱qwq

干净清甜 结局有点玻璃渣

谢谢各位大大赏眼 求小红心求粉 

 

 

 

看天的男孩

“你好,我是系里派来负责接待交换生的张玉安,是…黄致列同学吗?”

列已经忘了他第一眼看到安的那一天,天空的颜色到底是明亮得失了调子的孔雀蓝还是有些喑哑的淡青色,只是惊讶于这个脸庞白皙的男生怎么会从眉宇间透出那样一种沉稳的气质。所以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只顾着慌乱地点头,尴尬得仿佛那个韩语相当生硬的是他一样。

列是之后才知道,今年大一的安是系学生分会的会长,也是系里唯一会说韩语的人;

安也是之后才知道,正是因为他是系里唯一会说韩语的人,所以才被莫名其妙安排负责接待韩国来的交换留学生,还专门插在了他们班里。

 

“插班的,韩国来的交换生。”

列很快就学会了在别人投来异样眼光或者叫不出他名字的尴尬时刻用中文这样谦虚或者说自嘲地为自己和他人解围,同时还要咧开一排白牙毫不在意地笑着。可安总是恰好出现在他身后,自然地一扶他的肩膀,以学生会长的正义凛然和播音出身的字正腔圆介绍道:“他是黄致列”。

他“是”黄致列,而不是他“叫”黄致列,就仿佛这世界上只有他黄致列独一无二的一个。对安来说,似乎也是这样。

 

“张会长...看下,这个词?”

连安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在给列跑过来央他解释“青梅竹马”这个成语的时候他的脸是有些小烧的。“青梅竹马嘛,啧,就是…打小关系就好,两小无猜…”

“什么叫‘两小无猜’?”列趴在他厚厚的中文字典上,抬起眼睛看着安。那双眼清澈得照得见时光。

“呃,就是…就是傻乎乎的呗,喏,像你似的。“

“那,我和张会长,是‘青梅竹马’吗?“

“诶?当、当然不是啦!”安有些哭笑不得地坐直了身子,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一阵轻风带着夏日的微熏从窗子里吹进来,书页哗啦哗啦地翻动起来。安假装手忙脚乱地帮着列抚平不安静的书页,一边胡乱地想着:

真的不算是吗?是…因为遇见得太晚了吗?

相比不能相遇,到底是不是晚了呢?

在安的一生里,他从没为了这么一句傻气的问话而如此想不明白。

 

“张会长!张…玉安同学!”

当安抱着一摞书和学生会的文件从图书馆经过烈日炎炎的操场时,回头只看到列抱着篮球、挥着手向他跑来,凌乱的刘海被汗水粘在额头上,淡荞麦色的肌肤在正午的太阳下闪着光,标志性的咧嘴笑显得一排齐整整的牙格外的白,眼睛还是那样明亮。

“跟他们打篮球去了?”安也不知道自己所问的“他们”是谁,却似乎也不希望这个所指真实地存在。

“没有,就自己,打着玩的。”列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牵出一个大大咧咧的笑。

安突然莫名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自私。看到他顺着鬓角淌下的汗珠,安顺手摘下自己的棒球帽,极其自然地扣在了列的头上。

“都这么黑了还晒,怎么不戴个帽子?”

列有些不好意思,抬手轻轻地碰了碰帽檐,却没舍得摘下来,只是伸出手去,像个孩子似的指着明媚澄澈的天空,阳光洒在他粘着汗水的颤动的睫毛上。

“因为喜欢看天啊,戴着帽子怎么看天?”

 

安长这么大,头一次这样认真地看向天空。

他不知道眼前这个男孩哪里来的这么多乐观和坚强,异国他乡,历尽苦辛,还能像个孩子一样无忧无虑地看天,天真得让人羡慕又心疼。

安用力地仰起头把不知哪来的泪水忍了回去,他想,一定是阳光太刺眼。

 

“致列!我有好消息!致...”

大一暑假开始的第二天,安攥着学校组织旅游的车票,喊着列名字的声音里努力抑制着兴奋。当他推开列的寝室门时,迎接他的只有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桌子和空空荡荡的架子床。

列是放假前一天才突然接到通知,自己被安排提前回国。第二天不明就里的列就晕晕乎乎地登上了回首尔的飞机,夹着翻得卷了页的汉语字典,他翻开画满了重点符号的那一页。“青梅竹马”,他喃喃地读了出来,有些发怔。

舷窗外的天空里翻滚着大朵大朵的云浪,却填不满他心里,被掏空了的那些什么。

 

 

“你不知道,张玉安呐...就这点真奇怪。”

又一次坐在学校操场拥挤的看台上,已经是三年后的毕业典礼。组织毕业活动前,校友会的负责同学热心地联系上了每个班所有一起学习过的同学,当然包括在学校待了一年大一的韩国交换生黄致列。

人山人海的看台上喧嚣嘈杂,列坐在穿着毕业生学士服的大家中间,耳膜被尖叫着的大音响刺得生疼。他还不太清楚,蝉鸣、流水、夏荫以及长亭、古道和夕阳,这些跟毕业有什么关系。大学四年的生涯在他的脑海里,就像是多年前谁写在黑板上的一行字他擦了很多年,却擦也擦不去最终模糊成一片,只剩下那一张白皙中透着沉稳、却偶尔也会流露迷茫不安的脸庞。

挨着他坐的是当年和他同过桌的女生,断断续续地和他聊起了往事。列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女生正在追安。

“之前好几个追过他的女生都说,他总会问一个特别奇怪的问题,我还不信... ...那次我约他出来跟他说了,他半天不说话,然后他问...”

“他问什么?”

“‘你喜欢看天吗?’”

 

穿过涌动的人群和喧闹的声音,列远远地看见安的背影在主席台边忙上忙下。他的眼睛渐渐失焦,任凭那个熟悉的背影模糊在天空的巨大蓝色幕布之中。那是他记忆里见过最蓝的天,仿佛走过去就可以融化在天空里。

 

 

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上的人都像你。

 

我还是那个,喜欢看天的男孩。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7)
©mi amor | Powered by LOFTER